当前位置:首页

博古开今 守得匠心

雕刻作为中国艺术历史长河中一项珍贵遗产,深刻体现了中华民族贵柔尚静、自强不息的人文精神。井陉木雕发源于河北省井陉县。这里是冀晋结合部,地处太行山麓,河北省西陲,北邻平山县,东部和东南部与鹿泉、元氏、赞皇三县毗连,西部和西南部同山西省盂县、平定、昔阳三县接壤。素有“太行八陉之第五陉,天下九塞之第六塞”之称。井陉以地形而得名,既为“天下险塞”,又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,也是冀晋陕三省的物资交流集散地。公元前206年,楚汉之间驰名中外的背水之战以及1940年8月至1941年1月间,以抗击日寇著名的百团大战也都发生在这里。从古至今,井陉县都是军事、经济、文化发展的重镇,并被文化部命名为“中国民间艺术之乡”。
井陉木雕艺术家许金考、许红阳作为井陉木雕技艺的世代传人,以传承为根,以弘扬为脉,集天地之大成,化朽木为神奇,将传统木雕技法凝练交融。许家雕刻技艺发于源唐代,并保留下珍贵文物金丝楠木,因年代久远,现留下释迦摩尼头像见证。据许氏后人家谱,许博文为现有记载的创始者,遍览历代井陉县志并无木雕艺术的记载,但是当地各类庙宇众多,许多庙宇内都有石雕或木雕的造像,而且神态各异栩栩如生,这些作品大都出自小作村许氏家族,许氏家族代代相传至今的木雕技艺与这些实物相呼应,填补了井陉县志中艺术志方面的空白,具有补史作用。代代以家族方式传承,流传到现在后代是许金考许红阳。
1940年8月百团大战打响,聂荣臻元帅坐镇冀晋交界井陉县洪河槽村,亲自指挥了破击在井陉一带日寇,在这段时间里,许家雕刻传承人许殿杰是村里的民兵,一直住在洪河槽村,未参战部队挑水,当年为聂荣臻元帅挑水两个旧柏木木桶,又笨又重的两个木桶被弃用后,许殿杰当做珍宝一样收藏,安放在自家房梁上,几十年来,许殿杰经常指着木桶讲说在洪河槽那段不同寻常的经历,木桶现有许殿杰的孙子许金考珍重收藏,具有红色历史意义,以此对青少年宣传爱国主义教育。
许金考是许博文的第十一代传人,许红阳从小受父亲许金考的引导和熏陶,整日看到的是斧凿与刻刀,闻到是木屑的香气,耳濡目染,渐渐的喜欢并迷恋上了雕刻,七八岁就跟随父亲到大山深刻搜集雕刻题材,父亲发现许红阳有这方面的天赋,开始不断的引导与培养。
许红阳毕业后,喜欢着雕刻并坚持自己的想法,回家,跟自己喜欢的家伙式打交道,全身心的投入雕刻的研习中,父亲用后的废料,山里枣树,榆树上的枝杈,只要是能接触到的原木,都是练习的材料。太硬的材料刻起来费劲,太软的材料刻起来又太肉,不容易成型,一连串的问题困扰着年幼的他,不服输的许红阳,咬牙坚持,三伏天,屋子里热的像个蒸笼,他闷头用凿子打胚,汗水如雨,湿透了衣服,刻刀划破了手,找块布包上,接着刻,经过父亲悉心指导和许红阳长时间的摸索,逐渐掌握了选材的要领和祖传的雕刻技艺,其年龄,尚不足20岁。
而丰富的农村生活成了许金考和许红阳雕刻创作的重要灵感来源,农民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事物,陆续成为雕刻原料,清晰的纹路,大自然赋予树根流畅的线条,一块块其貌不扬的木料,经过雕刻,变废为宝,成为一件件有生命和灵魂的作品。
雕刻需要掌握美术画画的基础,画画是雕刻作品的艺术构思基础,有了画画功底后方可开始制作作品,井陉木雕世家许氏族人铭记祖训、始终遵守古法浮雕来进行雕琢,浮雕分为四种,深浮雕、薄浮雕、浅浮雕、和镂空雕。浮雕最早起源于建筑上的装饰,比如以前的大梁、牛腿上雕刻,后演变到家具,许氏后人雕刻的薄浮雕和镂空雕,技术难度高,继承先祖留下来的技艺,长时间的创作,成千上万次的重复雕刻,基本功才能过关,从而体现浮雕的层次感和立体感。
薄浮雕很薄,指的是2毫米到5毫米之间,这样雕刻深度的才是薄浮雕,许氏后人能掌握在2毫米——4毫米,雕刻的时候以线为标准,线和木面结合起来,许金考先祖留下来的雕刻技法一刀一凿,刀刀一下过,不能重复第二下,祖上留下一套雕刻技法顺口溜,一刀刻一下,一下凿一刀,刻刀顺线走,线面成接合,就这样老一辈手把手的教,后一代严格的继承。
许家后人雕刻的工具也和现代的雕刻工具不同,现代工具都是用电的,刀头一下就能刻出两条以上的线面,外行人看不出来,而内行人一眼就能分辨出来,许金考用的刻刀都是祖上留下的工具,这样的工具只能到村里的老铁匠铺定做,而老铁匠铺有一些原始工具他们也不会做,许家人还得亲自动手做工具,做老传统的刻刀,刻出来的作品才能有自然流畅而细腻的艺术品。
许家后人祖祖辈辈为寺庙雕刻佛像,历代子孙都是虔诚的佛教徒,祖上代代相传立下规矩,对肉食,荤腥,以及葱蒜酒都有忌口,每逢雕刻佛像之前,沐浴净身,朝拜历代先祖牌位,以洁净的身心和恭敬来雕琢佛像。
2013年,许红阳开始琢磨,怎么样创作一些富有创意的作品,十月份,随着习近平总书记“一带一路”,战略构想的提出,他灵机一动,为什么不以此为主题进行雕琢,为此,他特意将一件两米长,500多斤的崖柏树根进行雕刻,利用原木的自然形体,共雕刻了11匹骆驼,体态丰盈,气势昂扬,寓意为一带一路,又雕刻了5个人物,寓意为“五通大道”,此外,他还利用崖柏原料上的天然孔洞作为城门,在旁边雕出城楼、参天古木,形似险峻的玉门关。
这件崖柏作品,体型硕大,构图生动,可谓是崖柏雕件中不可多得的作品。偶然机会,这件作品被匈牙利驻北京大使馆的文化参赞看到,连声称赞,遂邀请许红阳将这件作品送至2016年9月20日举行的“首届丝绸之路(敦煌)国际文化博览会”,陈列在国际展区进行展出,获得了国内外专家学者的一致赞同“一带一路”雕件,融入了许红阳深深的国家情怀,他表示这件作品他是不会卖的,如果有需要,它可以无偿捐献给国家,作为一名艺人对祖国的献礼!
大型崖柏木雕“美人鱼”以中国传统仕女的优雅丰韵,结合西方故事的现代形式而成,其态美自然,恬静娴雅,于2014年荣获雕塑届重要奖项——刘开渠奖。许氏族人所琢之器遍及华夏大地,并被世界佛教联合会、河南省少林寺、灵岩禅寺以及衡水天宁寺先后收藏。许氏传人许红阳其曾祖父于晚清末期创作的释迦摩尼·石雕像现安座于河北井陉·观音山。
井陉木雕在沿袭与传承古艺的基础上,注重将传统文化与现代需求相结合,做出探求、延伸与发展。除传统形式的艺术作品,传承人许红阳还自行设计出一系列现代艺术家居衍生品及装饰品,如手串、烟斗、茶具、灯具、寝具等。使古朴、浓厚的雕刻艺术作品焕发出新时代的气息,更贴近人们的日常生活,国内外家居艺术品收藏家的一致好评。
在2016年7月19日井陉特大洪灾面前,许金考父子二人在本身企业受灾情况下,洪水滚滚,不顾个人危险,心系家乡父老,冲在一线,为灾区百姓添置救灾物品,受到当地政府的嘉奖。
文化大革命期间,许氏家族遭到迫害,家谱、手稿等珍贵资料损毁严重,使该项技艺受到前所未有的损失。因此,保护和修复这些珍贵的古艺工具及文献资料,成为重中之重的任务。目前,河北华魂根雕工艺品有限公司加大投资力度,付之诸多心力与时间修复失传已久的八百罗汉图谱,为保护传世佳艺做出应有的奉献。如今,国家改革开放,经济腾飞,国富民强,党和国家对民间工艺的大力扶持,唤起了民众对传统工艺美术的热爱与追求。逢此盛世,民间工艺美术才有了新的飞跃。手工雕刻等民间工艺由于传承之人日渐匮乏,已濒临失传,然而,许红阳获取扎实而熟练的传统技艺并非一日之功,都要求传承者对雕刻技艺本身抱以热情,不止专注,还要肯动脑筋,夜以继日的动手操作,才能在传承的基础上稳健发展。
许氏后人致敬政府主管部门加强对传统文化的关注力度,保护现有技艺不再流失。华魂传人始终坚持老祖宗传下来的技艺手法,博古开今,守得匠心,保护古老的传统技艺,为新时期文化建设贡献一份力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