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河北省职工文化“五个一”作品展·小说类三等奖《乞丐》

我大学毕业后,进入一家餐厅当副经理。可能是年纪轻轻不懂人情世故,竟与经理产生了过节,从此他视我为眼中钉。作为一个乐天派,我却从未把这当做一回事儿,而且饭店被新来的老板收购了,谁知道我会不会受到他的青睐。
像往常一样,我去餐厅上班。那日风和日丽,我心情不错。可在门口,一位衣衫褴褛的乞丐却令我吃惊。他骨瘦如柴,面容枯槁,全身一副黑色,在那金碧辉煌大厅装饰以及金灿灿的招牌下显得格外突兀。他似乎饿极了,用他的独臂一直在试图吸引人来。周围的行人却对此嗤之以鼻。我看不下去,想拉他去饭店吃饭,我虽然只是个副经理,可这个权力还是有的,大不了我掏钱。
他同意了,一张嘴露出了七八颗大黑牙,他开心得笑了。
我进入门口,两位保安向我挥手致礼,身后跟着的“墨黑人”却让他们紧皱眉头。我不得不搬出自己的官威,他们只好妥协。我走后,他们却向经理汇报了这件事。
我带他走入餐厅。几位身着名牌儿,披金戴银的顾客投来怀疑而又鄙弃的眼光,那目光恍惚仿佛化作几柄小锤重击者我的心脏。我的步伐不禁沉重了起来。我带他找到一个相对人少的地方,我吩咐服务员给他上几份家常菜,又要一份儿米饭。
“先生,请你立刻带他出去,这不是他该来的地方。”一位穿着十分奢华,一脸五花肉,活似猪头的顾客带着一种不可置疑的语气说道。那高傲的神情,仿佛皇帝在审问平民。
“抱歉,这是餐厅,只要是想吃饭的人都可以来。”我说道。但他的目光让我胆怯,我不仅强装镇定地说道,“而且我是副经理,我的餐厅来什么人吃饭,我还是可以做主的。”
他气急了,怒不可遏的眼神要杀死我。他说:“小小副经理,我只能找我的朋友——餐厅的郑经理来了。”
不久,那位郑经理跑来了,低声下气地与那位顾客说好话。
郑经理向我怒叱道:“为了个小乞丐,你得罪严总,信不信我立刻向老板汇报,让你滚蛋。”我自知理亏,只能闷声道:“走就走,不过走之前,我得让他吃饱这顿饭。”
严总立刻说道:“还挺硬,不过我不答应。”郑经理一听,立刻把保安叫来,要赶我走,我那时慌急了。
就在这时,我身后一位中年地中海站起身来。他说:“什么严总、张总,要在这里吃饭的都是我的客人,要赶我的客人可不行。”郑经理,一听,说:“什么你的客人,这是我们百家饭的客人。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他说:“自我介绍,我是新来的老板,朱大海。”此言一落,满堂皆惊。
没等我们发呆,他立即说道:“我刚才一直在后面听着。这位郑经理因为这点小事竟串通顾客,设计来公报私仇,而且不平等对待每位客人。你可以下岗了”。郑经理骂骂咧咧地被赶出了餐厅。而我因为这件事转正了。
从此,我善待每一位客人。让每位客人舒舒服服地用完餐。至于那位乞丐兄弟嘛,我留他在餐厅作保洁。虽然只有一只手,可他干得很卖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