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河北省职工文化“五个一”作品展·小说类三等奖《小王老师和小林阿姨》

这天晚上7点多,林静正在聚精会神地填写查房记录,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小林姑娘!我终于找到你了!”这猝不及防的声音冒出来,吓得她一激灵,本能地站起来,手中的笔差点都掉了。这个女人大概30多岁,衣着朴素整洁,见林静起身了忙上前一步拉起林静的手再次急切地说:“小林姑娘,你可别生小王老师的气。”林静听见这话一头雾水,刚想询问时,这个女人又接着说起来:“你看我着急的,说话没头没尾的。我是薛明浩的妈妈,浩浩已经跟我说了你们的情况了。我早就说浩浩去你们家住不合适,但是小王老师真是好人,我实在拗不过他。你看,还是给你们找麻烦了!哎!我今天晚上就把浩浩接走。小林姑娘,你就回家吧!”林静这才发现,她的眉眼之间确实和明浩十分相似,便明白他们肯定是误会了。
这还真是个美丽的误会,咱们就从头说起吧!
明浩妈妈口中的小王老师,是林静的丈夫,2017年毕业后就到一所学校担任小学数学老师。他为人勤恳踏实,工作认真努力,课前精心准备教程,既注重课程设计科学性又注重趣味性,课后再三总结反思。作为一个男老师,小王老师对学生却极有耐心,就算是对一些调皮捣蛋的男孩子也从来不闹不怒,总是能变着方法督促他们学习。入校第一年,他就被代课两个班的学生亲切得称为“小王老师”。
因为一心扑在工作上,小王老师一直没有将心思放在个人问题上。直到2019年才经人介绍认识了林静,恋爱几个月后在2020年5月份两人喜结连理。因为良好的工作表现和教学水平,2020年暑假开学后,小王老师除了担任数学老师,还担任了三(四)班的班主任,可谓双喜临门。
自从疫情爆发后医院加大了晚上待命人员配置,林静每周会有两到三次夜班。而小王老师担任班主任后工作更加繁忙了,也是经常早出晚归。这样一来,每周有两三天两人是几乎见不到面的,剩下几天里聊天也离不开学校、学生。两人刚刚结婚没多久,林静心里自然有些不舒服,但她当初也是看中小王老师身上那股子踏实认真劲儿,所以也只是偶尔酸酸地抱怨一下,倒也没有真的生过气,直到发生了10月17日的事情。
17日早上,下了夜班的林静已经累得腿都是软的,站起来眼前直发黑,但是也顾不得休息,换好衣服就急急往家里赶。这么着急是因为,林静最好的姐妹18日要在外地举行婚礼,林静很早之前就和小王老师说好了一起去参加婚礼。
林静一打开门,正想跟小王老师说赶紧出发,却看到他正坐在沙发上给旁边的小男孩聊天。两人这时停下来一起看向林静,随即小男孩马上站起来羞涩地问好:“林阿姨好,我是明浩。”林静一时不知道啥情况,本能地回应:“你就是明浩呀,王老师常常提起你。”
紧接着小王老师说:“明浩的奶奶急性肠梗阻住院了,就在你们医院做的手术。疫情期间你们医院只允许一个家属陪护,明浩妈妈没办法安置他,我把他带回来咱家暂住几天。”小王老师以前不止一次提起明浩家里的情况:很小时候爸爸便意外身亡,留下奶奶、妈妈和他相依为命。现在这种情况,林静不是不能理解,但是想到早就定好的计划要泡汤了,尤其想到小王老师竟然还是先斩后奏,立刻觉得气不打一处来。林静毕竟还是懂事的人,即使生着气也劝着自己不能发作,一时竟硬生生地憋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林静的皮肤生来白嫩透亮,这一生气再一憋气之下,那张小脸胀得一片红一片白的。
这情景任谁看在眼里,都知道林静是生气了。敏感的明浩,更是已经露出了尴尬慌乱的神色。看到这一幕,小王老师赶紧打圆场,跟明浩说:“明浩,小林阿姨今天有事情要去外地,我陪她去收拾收拾行李,你自己玩会儿。”,一边打眼色示意林静去卧室说话。进入卧室后,小王老师一番赔礼道歉再加一波殷勤收拾行李的操作,总算是把林静哄好了。林静今天过去是要陪姐妹准备明天婚礼的事情,一看时间不早了,拿着行李急匆匆出了卧室,路过客厅时跟明浩道了别,叮嘱他不用担心奶奶,放心在家里住着,便开车出发了。
原本明浩就不是十分肯定小林阿姨是不是不生气了,只是将信将疑地在小王老师家住了下来,星期一晚上放学后还是不见小林阿姨回家,便认定小林阿姨还在生气,趁着小王老师做晚饭的时候打电话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妈妈。明浩妈妈一听着急得不得了,挂了电话后就开始打听,辗转询问了好几个护士后终于找到了林静,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。
看着明浩妈妈着急的样子,林静拉着她坐下,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,最后还调皮地说:“我今天是夜班,下午回来就直接来医院上班了。你让我现在回家,那不是让我犯错误吗?!”明浩妈妈这才放心了,又想到儿子和自己的小人之心,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林静倒是反过来安慰她,一来二去两人越发亲近地聊起来。
后来几天,明浩还是住在小王老师家里,吃着小林阿姨做的饭,直到奶奶出院。明浩从家里走后,林静还真是有些不舍的,也打心底里为小王老师的教师身份工作感到自豪,自然更加理解支持他的工作了。从那以后,小林阿姨的称呼也逐渐在三(四)班学生中间传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