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河北省职工文化“五个一”作品展·小说类三等奖《抠门儿》

我和大个儿从小学习、玩耍形影不离,有了好吃的、好玩的更是一起分享。随着年龄变大,我发现大个儿越来越抠门儿了!
我和他是同年考上高中的,依旧是形影不离,他走读,我也走读,他住宿,我也住宿。从我们村到高中,至少有八里路,开始我俩都是步行,后来他有了自行车,却不肯让我搭他的顺风车。
“你抠门儿!”我生气地对他说。
大个儿很会说话:“我不是嫌你坐车,是怕摔着你!”
我也很有主意:“这样吧,你骑车,我扶着跟在后面跑。”
“这可是个好主意,锻炼身体!”他话里话外仍没让我坐车的意思。
于是,他骑车在前,我一只手抓着后尾架跟着跑。冬天的风很凉,骑车比跟着跑还冷,即使是这样,他也不肯把自行车让给我骑一会儿。当他的耳朵出现冻疮时,才想找间房住宿。我有个亲戚把一间盛杂物的小房让给我俩住,好在人家不向我们讨要房租。这间房不过七八平方米,炕的一头堆着玉米穗,空出的一半住我俩正好。
一天晚上,我俩刚钻入冰凉的被窝,就听有人在外面喊“地震了”,我俩一跃而起,裹着被子往外就跑。他让门槛绊了个嘴啃地,一时动弹不得。我怕墙倒了,立即架起他来到街上。他不住地喊疼,两只手捂着小腿,哼哼叽叽叫着。我冒着危险回到院里,推出他的自行车,深一脚、浅一脚把他推到了乡卫生所。
乡卫生所里早来了不少受伤的人,医生们在大院里顶着寒风给大家包扎,轮到我们时,医生往大个儿小腿上摸了摸,确诊是骨折了,立即进行了手术。
打这天起我每天推着他的自行车把他从学校推回宿舍,又从宿舍推回学校,足足折腾了一个多月,等他可以拄拐时,我仍小心翼翼陪在一旁,生怕他摔倒。
大个儿十分感动,深情地对我说:“等我发达了,一定请你吃顿大餐!”
“我能骑上你的自行车回趟家吗?”我趁热打铁。
他吞吞吐吐说:“骑,骑吧,大餐我可就不请了。”
我骑上自行车一溜烟上了大马路,别提有多爽了,心说:“这可比吃大餐好,如果他让我天天骑车回家,我宁愿请他吃大餐。”
后来我到省城工作,他则在县城工作,每次见面都是我请他吃饭,他总是重复那句重复了无数遍的话——等我发达了,一定请你吃大餐!一晃几十年过去了,他仍没请我吃过一顿饭,于是我悄悄给他起了个外号——抠门儿!
前几天我回县城办事,又跟他聚在了一起。他才说完“等我发达了”,我就急不可待地插上一句:“我看退休前你是发达不了啦!”
他往窗外看看,带着深深的歉意说:“我得跟你说几句掏心窝的话,你可不能怪我!”他呷了口水,继续说,“前些年自己的日子不景气,一是媳妇没工作,二是孩子花费大,这些年生活好一些了,又挤出些钱给了班上的困难生,让他们每周都能吃上两顿炖肉,让他们将来的回忆不再苦涩!这是藏在我心中的承诺,算不了什么,所以从不敢跟人提起,也拿不出更多的钱请你吃大餐。”
听到这里,我才觉得他“抠”得有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