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河北省职工文化“五个一”作品展·小说类三等奖《石羊》

小时候,父亲总喜欢带我回老家村外的地里看那只青石羊。
石羊长有一米八多,高约一米,比真羊稍大,周身青黑,泛了淡淡的光泽,幽幽地卧在村外的地头边,象一个原野的守护伸。
父亲喜欢抚摸青石羊的脊背,他告诉我:这是咱家的宝贝,它自古以来一直守护在这里,因此这里种出的庄稼最好,收成最高,小麦最白,红薯最甜。
我摸摸石羊那刻的非常精细的嘴唇,突然感到有些神秘。
从此喜欢到青石羊身边玩,夏日骑在石羊的背上,感觉圆润清凉,冬天抚摸石羊的脖子,又感觉款款的润滑温暖,更喜欢的是看那青羊的眼神,总在朦胧中透出一种坚毅,在坚毅中含了更多的温存。
有时候也和邻居家的小孩三柱子一块儿来,我们喜欢在这里捉迷藏,喜欢一块骑在石羊上做飞奔状,还喜欢探讨这石羊的来历。
后来渐渐长大,我回老家的次数渐少,而父亲一如既往地回家,回来以后就高兴地讲又见石羊的经过,我也就沉浸在对那石羊回忆的温暖中。
突然有一年,父亲回来后,脸色铁青。“石羊丢了”父亲说完,怆然而坐,我扶着父亲的肩膀,和父亲一起感受悲伤。
石羊就这样一夜之间被人偷了,从此我们家没了石羊。父亲病了,父亲再也不想回老家。
一日,村里的一个当家子姐姐过来看父亲,闲话中说起三柱子。姐姐说:“三柱子被判了死缓,村里的几个人前几天去看他。”我这时突然想起儿时的伙伴,心理隐隐作痛。“为什么啊”我问。姐姐说:“好像是盗卖文物,在海关被捉,对了,最主要的是一只青石羊,听说是国宝呢,被国家没收了。”
“我要喝酒!”父亲突然双眼发亮,双唇有些哆嗦。三盅酒后,父亲扼腕长叹:“凡所有物,终归要个圆满,这也是石羊的一种归宿了!”说完泪流如注。
父亲的病从此好了。